• <tr id='iazyw'><strong id='iazyw'></strong><small id='iazyw'></small><button id='iazyw'></button><li id='iazyw'><noscript id='iazyw'><big id='iazyw'></big><dt id='iazyw'></dt></noscript></li></tr><ol id='iazyw'><table id='iazyw'><blockquote id='iazyw'><tbody id='iazyw'></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iazyw'></u><kbd id='iazyw'><kbd id='iazyw'></kbd></kbd>
          <i id='iazyw'><div id='iazyw'><ins id='iazyw'></ins></div></i>
          <i id='iazyw'></i>
          <ins id='iazyw'></ins><span id='iazyw'></span>
          <dl id='iazyw'></dl>
          <fieldset id='iazyw'></fieldset>

            <acronym id='iazyw'><em id='iazyw'></em><td id='iazyw'><div id='iazyw'></div></td></acronym><address id='iazyw'><big id='iazyw'><big id='iazyw'></big><legend id='iazyw'></legend></big></address>

            <code id='iazyw'><strong id='iazyw'></strong></code>

            手機和套餐還很貴,但不少人仍然「被5G」瞭

            • 时间:
            • 浏览:7

              傷情最是晚涼天,憔悴斯人不堪憐。大傢好,這裡是有點憂鬱的小編。小編整理瞭半天,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不讓大傢久等瞭,下面馬上進入正題吧。

              最近,三大運營商先後公佈瞭2020年第一季度運營數據,也透露瞭各自的5G入網用戶數。

              截至 3 月末,三大運營商用戶總數達到瞭 15.9 億戶,其中中國移動的 5G 套餐用戶數為 3172 萬戶,中國電信 5G 套餐用戶數為 1661 萬戶,而中國聯通則暫未公佈具體數字。

              這樣算下來,至少中國移動和中國電信的 5G 套餐用戶數,已經超過瞭 4800 萬。

              來自工信部的數據也印證瞭這一點。工信部新聞發言人聞庫在 4 月 23 日曾表示,截至 3 月底,5G 套餐用戶已經達到瞭 5000 多萬。

              但令我在意的是另一個數字,即‘真正用 5G 的設備連到 5G 網上的’,卻隻有 2000 多萬個。

              兩個數字並不匹配,換句話說,辦理 5G 套餐的用戶量遠比使用 5G 設備的人要多得多。

              我們也核查到瞭更準確的數字。事實上在 2019 年,中國市場的 5G 手機出貨量就已經達到瞭 1377 萬部。

              再結合中國信通院的數據,在 2020 年 1-3 月,國內手機市場總體出貨量 4895.3 萬部,其中屬於 5G 手機的部分為 1406 萬部。

              也就是說,截止到今年 3 月,中國 5G 手機累計出貨量至少有 2700 萬部,基本涵蓋瞭前文所說的‘能連到 5G 網上的設備’。

              可如果按照現在的數據情況,意味著有相當一部分人辦理瞭 5G 套餐,卻還在繼續用著 4G 手機,這就難免讓人產生‘運營商用戶量註水’的質疑瞭。

              難道說辦個 5G 套餐,插到 4G 手機裡,也能算‘5G 用戶’嗎?

              運營商們可能還真就這樣統計瞭。根據中國移動在其官方網站的定義,其公佈的 5G 用戶是指‘訂購瞭 5G 資費套餐的個人移動電話客戶’,也就是說隻要用戶開通瞭 5G 套餐,就可以被納入到‘5G 用戶’的行列之中。

              但這些‘5G 套餐用戶’是否具備 5G 網絡的使用條件,是否擁有 5G 手機,似乎並不是現階段運營商所關心的部分,這才造成瞭現在‘5G 用戶數比 5G 手機還多’的局面。

              更有意思的是,如果你沒有開通任何一個 5G 套餐,但已經購買瞭 5G 手機,信號欄上也確實顯示瞭‘5G’的標志,反而不會被運營商統計為‘5G 用戶’。

              按照中國聯通在知乎上的說法,此時用戶享受的是‘4G 速率下的 5G 網絡’,這大概才是真正的‘假 5G’。

              ▲ 圖片來自:Abacus

              運營商想推動 5G 用戶增長不是沒有理由的。畢竟每一次的通信技術升級節點,都會攪動起運營商、手機廠商新一輪的競爭。哪怕是 5G 尚未全面普及的當下,他們仍然會想方設法給你升級的理由。

              ‘搶用戶’無疑是運營商最核心的目的,現在中國移動已經設定瞭‘2020 年凈增 7000 萬 5G 套餐用戶’的目標,而中國電信也提出瞭‘6000-8000 萬’數字,可以說都是有備而來。

              加上現在還有‘攜號轉網’服務,用戶對於運營商網絡擁有更大的選擇權,這也迫使運營商加快瞭對現有 4G 用戶的遷轉。

              我身邊就有朋友告訴我,自己更像是‘被 5G’瞭。原因是他接到瞭來自運營商客服的電話,提示說可以‘免費升級至 5G 服務’,莫名就被客服引導開通,但由於自己仍使用的是 4G 手機,上網體驗並沒有變化。

            ‘客服電話問我要不要開 5G 的流量包,我說自己手機不支持所以用不上,但客服又說我早晚要用現在開瞭以後有 5G 手機就能直接用瞭,而且開通不需要花錢。’

              運營商們可能認為,鼓動用戶開通 5G 套餐後,他就會有意去選購一臺 5G 手機,而且在折扣上,現在 5G 套餐也能提供比 4G 更高的辦理優惠。

              然而,和運營商的積極主動相比,大眾用戶對 5G 的升級欲望反而沒有那麼高。

              根據研究機構Strategy Analytics在 3 月份對 1300 名中國消費者的調查報告顯示,有 37% 的人選擇推遲瞭購買新手機,同時也有 32% 的人推遲升級至 5G 網絡。

              這其中有部分原因是疫情的影響,但實際情況會更復雜些。

              比如有人就無法接受 5G 套餐的資費價格和優惠變動。

              ▲騰訊王卡最重要的免流服務,並不包含在 5G 版中

              一位正在使用騰訊王卡的手機重度用戶小王告訴我,他的王卡支持老用戶不換號升級至 5G 版,但他之前看中的‘騰訊系 app 免流量使用’服務都在 5G 版中被取消瞭,而且一個月下來的套餐費也明顯比 4G 版要高。

            ‘4G 的免流版,19 元月費就能有 40GB 定向流量,每天用 1GB 隻需給 1 塊錢,一個月下來話費不會超過 50 元;現在 5G 版不僅沒有免流服務,每個月最低 90 元,固定 30GB,超出 1GB 還要多給 3 塊錢。’

              以目前三大運營商公佈的 5G 套餐為例,最低月租都在百元起步,最高則可以達到 500-600 元,對比現在幾十塊的 4G 大流量套餐顯然不太劃算,而且高低價位 5G 套餐的網速還有差異。

              正常情況下,如果你想獲得1Gbps 這樣的全速 5G 體驗,隻能選擇 200 元以上的套餐,而低價位套餐隻能提供較低的速率。

              運營商也不是沒註意到價格的問題,比如中國聯通、移動都在近期上線瞭‘5G 升級包’,讓用戶在不換卡、不換號、不換套餐的前提下,靠購買流量包的方式來享受 5G 服務。

              但問題是,這些低價位套餐往往隻包含瞭 5-10GB 左右的 5G 流量,很難讓人在 5G 網絡下‘無負擔’地使用。

              阻礙人們使用 5G 的另一點原因還有終端的問題。畢竟變貴的不僅是套餐這一端,同時還有新推出的這批四五千元的 5G 手機。

              手機用料更足瞭並不是什麼壞消息,價格變高瞭,背後也有元器件升級和 5G 芯片帶來的成本增加,加上國產手機廠商都有意沖擊高端市場,運營商又不玩補貼瞭,這些因素都進一步拉高瞭價格上限。

              但除瞭網速更快之外,5G 手機到底比 4G 手機強大在哪裡?廠商仍然很難向用戶給出足夠有說服力的換機理由。

            ‘以前 3G 換 4G,我是為瞭可以流暢的看視頻、玩遊戲和下載應用,所以我從諾基亞功能機換成瞭 Android 智能機,但現在這些服務都能在 4G 下很好的使用,5G 是很快,但現在來看,似乎還沒有到非用不可的地步。’

              前一段時間,幾大運營商們還提出瞭‘5G 消息’的概念,希望能將圖片、視頻等富媒體形式引入到現有的短信息服務中,有望成為 5G 時代下的第一個‘殺手級應用’。但考慮到現在微信、支付寶等服務的強勢狀態,以及短信淪為‘驗證碼接收器’的尷尬現狀,運營商能否將這些‘增值服務’從互聯網公司手中搶回來,我們隻能持觀望態度。

              在預算有限的前提下,多數人仍然希望有更多平民價位的 5G 手機出現。

              為瞭擺脫 5G 旗艦機隻能賺吆喝的窘境,手機廠商也在加快降低 5G 手機的門檻。就在本月,OPPO、vivo、榮耀和小米都先後發佈瞭定位中端的 5G 手機,起售價拉低到瞭 2500 元檔位。

              它們不僅僅是‘性價比’的代名詞,有的產品同樣配備瞭 120Hz 刷新率屏,甚至是驍龍 865 芯片這樣隻屬於高價智能手機的硬件特性。

              而更早的時候,Redmi 也已經有過像 K30 這類定價在 1999 元的 5G 手機,同樣隻有四五千元旗艦 5G 起售價的一半。

              如果高端 5G 手機無法帶動起明顯的換機潮,或許用不瞭一年時間,我們就能在 1000 元左右的價位段看到 5G 手機的出現,5G 手機的價格戰可能比預想中還要更早打響。

              什麼時候,5G 這個賣點無法再拿來當作是套餐、終端溢價的理由,我們可能才會真正看到 5G 大普及時代的到來。

            欲要知曉更多《手機和套餐還很貴,但不少人仍然「被5G」瞭》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科技資訊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科技新聞。

            本文來源:科技 責任編輯: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