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rgdkc'><em id='rgdkc'></em><td id='rgdkc'><div id='rgdkc'></div></td></acronym><address id='rgdkc'><big id='rgdkc'><big id='rgdkc'></big><legend id='rgdkc'></legend></big></address>
          <ins id='rgdkc'></ins>

          <i id='rgdkc'></i>
          <span id='rgdkc'></span>

        1. <tr id='rgdkc'><strong id='rgdkc'></strong><small id='rgdkc'></small><button id='rgdkc'></button><li id='rgdkc'><noscript id='rgdkc'><big id='rgdkc'></big><dt id='rgdkc'></dt></noscript></li></tr><ol id='rgdkc'><table id='rgdkc'><blockquote id='rgdkc'><tbody id='rgdkc'></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rgdkc'></u><kbd id='rgdkc'><kbd id='rgdkc'></kbd></kbd>

          <code id='rgdkc'><strong id='rgdkc'></strong></code>
          <fieldset id='rgdkc'></fieldset>

          <i id='rgdkc'><div id='rgdkc'><ins id='rgdkc'></ins></div></i>

        2. <dl id='rgdkc'></dl>

        3. 錯過

          • 时间:
          • 浏览:6

            蘇以坐在陳錦對面,優雅地呷瞭一口咖啡,微笑著說,謝謝你還記得我。
            陳錦目不轉睛地盯著蘇以。
            他恍惚記起他們的大學時代。蘇以是那個喧鬧的校園裡最安靜美好的女子,低調而華麗地綻放在每個男生的心裡。是的,她是一個女神一般的存在。
            你當初給瞭我十萬塊錢當作補償,而如今,還給你。蘇以微笑,我用這筆錢開瞭傢店,現在,生意還好,所以,還給你。
            陳錦想要說話,卻被蘇以打斷,我還有事,就這樣吧。然後她從包裡拿出那十萬塊錢,和一杯咖啡的錢,放在桌子上,然後離開。
            出瞭星巴克,蘇以開車去接女兒。女兒已經八歲瞭,在上二年級,聰明懂事,當然還很漂亮。她沒有告訴陳錦這個女兒的存在,就像當初她沒有告訴他這個小小胚胎的存在一樣。
            陳錦微笑著看蘇以倒車離去的樣子。他知道事情會這樣,從他們分開的時候就知道瞭。他閉上眼睛,想自己什麼時候愛上蘇以的。
            記憶裡是一個很冷的冬天,還有一隻可憐的流浪狗。蘇以穿著她白色的羽絨服,蹲下來護住小狗,看瞭一會,然後摘下雪白的圍巾來圍住臟兮兮的小狗,抱起它,用臉蹭瞭蹭,小聲說,你也是一個人嗎,以後我來陪你好不好。小狗悲鳴瞭一聲,蘇以便心疼而滿意地笑瞭,安靜地離開。
            他躲在樹後面,不敢發出聲音,怕嚇到天使。他的旁邊,是本來已經醉醺醺的室友,此刻也一動不動,眼睛裡盛滿瞭溫柔。
            蘇以大學的時候,有很多優秀男孩示好,她卻隻和陳錦相戀兩年,並且私定終身。不是因為陳錦傢世優渥,而是因為隻有陳錦,每次邀請她去散步都會告訴她帶上她的狗狗。
            她第一次去陳錦傢時,就因為不善言辭而不討陳錦母親喜歡。陳錦母親甚至直截瞭當的告訴陳錦,如果娶蘇以,那麼他一分傢產都拿不到。在這種高壓下,陳錦退卻瞭,拿瞭十萬塊錢給蘇以,然後就消失瞭。分手的時候,蘇以倔強的沒有說話,直到陳錦轉身離開,她才看著陳錦的背影掉下大滴的眼淚,手裡死死攥著她懷孕的化驗單。
            回傢之後蘇以就大病一場,自己一邊吃泡面一邊哭。她是孤兒,從小就一個人生活,一個人說話,一個人吃飯。從來都小心翼翼的生活,卻還是被傷害瞭。原來,善良的關心著她的小狗的陳錦,卻並不是她的良人。她的孩子,才三個月就沒有父親瞭。她想要這個孩子,很想,這樣她才會有一個永遠不會離開的傢人。
            陳錦給她的錢,她拿瞭一部分開瞭一傢小小的飾品店,剩下的全部用來補充營養瞭。每個月自己去醫院檢查,每天在店裡放輕柔的音樂進行胎教。就這樣直到蘇以現在的丈夫找到蘇以,照顧她,逗她開心,陪她去醫院檢查。那時蘇以已經懷孕八個月。
            後來,女兒降生。蘇以仍舊一個人帶著女兒生活,用心將自己的小店經營好,收入用來應付生活還算綽綽有餘。後來,女兒在一個深夜發燒,彼時蘇以正患重感冒。蘇以試圖將女兒抱起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根本做不到,絕望的時候,他的出現將她們母女送到醫院。蘇以終於答應瞭他的第7次求婚。
            打斷瞭回憶,蘇以到女兒學校門口的時候,看到自己丈夫已經牽著女兒出來瞭。
            快到傢的時候丈夫突然剎車。蘇以看向窗外,是陳錦。
            陳錦在看到蘇以丈夫和女兒的那一剎目瞪口呆。他慣有的微笑終於變成瞭驚愕。蘇以和丈夫下車,挽手走到陳錦面前。蘇以的丈夫對著陳錦微笑:好久不見,陳錦。
            是的,蘇以的丈夫就是當初和陳錦一起目睹蘇以收養小狗的朋友。
            陳錦怔怔地望著車中好奇地打量他的小女孩。很熟悉的眉眼。他們是一傢三口。
            原來,錯過瞭,就真的沒有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