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plbe'><strong id='plbe'></strong></code>
<i id='plbe'><div id='plbe'><ins id='plbe'></ins></div></i>
<acronym id='plbe'><em id='plbe'></em><td id='plbe'><div id='plbe'></div></td></acronym><address id='plbe'><big id='plbe'><big id='plbe'></big><legend id='plbe'></legend></big></address>

    1. <tr id='plbe'><strong id='plbe'></strong><small id='plbe'></small><button id='plbe'></button><li id='plbe'><noscript id='plbe'><big id='plbe'></big><dt id='plbe'></dt></noscript></li></tr><ol id='plbe'><table id='plbe'><blockquote id='plbe'><tbody id='plbe'></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plbe'></u><kbd id='plbe'><kbd id='plbe'></kbd></kbd>
        <span id='plbe'></span>
        1. <dl id='plbe'></dl>
          <i id='plbe'></i>
          <ins id='plbe'></ins>
            <fieldset id='plbe'></fieldset>

          1. 琴臺

            • 时间:
            • 浏览:5

              
              
              有暉是我在邪典電影小眾聚會撈回的型男,熟男熟女,熟門熟路,這小子,無論身段還是相貌,恩,怎麼說呢,確實有點深慰我心。
              
              我找瞭個借口同他一起吃飯,他表現得很配合,誰知,飯至中途,我不過去瞭一趟洗手間,再回來,有暉已經地遁瞭。是,我承認,姑娘我在洗手間補妝的時間是有點長,可是,他也不至於不告而別啊。
              
              唯一讓人找回點顏面的是,酒店前臺的小姐告訴我,有暉已經結過賬瞭。可是,我還是有著很嚴重的失落。也就在那一刻,我才發現,雖然自己口口聲聲要一個人同生活決戰到底,可是,真的遇到那盤有感覺的菜,還是渴望有婚姻生活的四平八穩和長治久安。
              
              但是,妾有情,郎無意,人生就是這樣的無常。
              
              正糾結鬱悶,小八那丫頭的奪命連環的電話已經追瞭過來,小妮子色迷迷在電話裡調笑:怎麼樣,有暉還算正點吧。
              
              我氣哼哼掐掉電話,早知道是灘渾水,我趟它幹嗎啊。如果小八現在眼前,我不撕瞭這小蹄子才怪。
              
              昨夜,小八組織瞭一個什麼勞什子的邪典電影小眾聚會,其實我不是什麼小眾分子,可是,小八笑嘻嘻附到我耳邊:小眾男人,個個都是型男。
              
              一個人呆著也是閑,好歹有個場子可以打發時間不是,於是隨便套瞭條玫瑰紅的短裙去瞭。黑漆漆的房間裡,放映的是一部怪異的片子《上班一條蟲》,我左看右看,看不出個所以然,於是轉身去瞭陽臺看星星。
              
              卻沒想到,一個男人正側身在那裡講電話。暗淡的星光下,有暉的側臉,頓時讓我有種觸電感。沒辦法,誰讓咱天生對型男沒有免疫力。緣分來瞭。不過幾個回合,我就同有暉偷偷溜壁角走掉瞭。我本想著飯局後面還有精彩劇目,沒想到,他根本沒給偶機會。
              
              因為恨他,我從此記住瞭這個男人。
              
              
              
              雖然恨意難平,我卻從沒想到,自己同有暉,還會有續集。
              
              因而,當我在公司的歡迎宴會上,遠遠看見有暉春風滿面地舉著酒杯走過來時,差點跌到桌子底下去。生活的滑稽和殘酷在於,它總是比搞笑劇還要狗血。
              
              他竟然成瞭我的新上司。
              
              見到我,有暉明顯有片刻的愕然。但是很快,他熱情洋溢地走過來同我寒暄。那天的酒會,沒等到結束我就抽個空子逃掉瞭。
              
              與有暉同一個部門,這事實在太考驗我的心理承受力。直到此時,我才發現,自己沒有一向自詡的強大小宇宙。我主動去找瞭物流部的豬頭男安義,希望可以通過他的努力,調劑去物流部。
              
              安義樂得簡直找不著北瞭。這傢夥一直在公司上上下下、明目張膽地表白,我是他這輩子的真命天女。其實我沒那麼好,可是,安義好像患瞭失心瘋,將我直接當成瞭下凡的七仙女。
              
              安義的瘋狂讓人望而卻步,這時,聽到風聲的有暉,在下班的時候截住瞭我。
              
              他請我去看電影,《唐山大地震》。我鬼使神差接受瞭。
              
              看電影的間隙,有暉一直遊說我繼續留在業務部。他絮叨著我可是他的主力軍,不許臨陣脫逃之類的鬼話,可我根本就聽不清他說瞭些什麼,那震撼的鏡頭、煽情的劇情,早就讓偶哭得稀裡嘩啦瞭。
              
              可是,當有暉的手溫柔地襲上我的腰時,我卻一下子清醒過來。這個男人是危險物種,姑娘我已經折戟沉沙過一次瞭,可不能再同他有任何交集。
              
              我的拒絕,讓有暉眼中染上瞭濃重的失落。看著他落拓而去的背影,我甚至有想要扯住他的沖動。但是,關鍵時刻,理性戰勝瞭寂寞。
              
              其實,有暉也不是一無所獲,最起碼,我已經答應他,繼續留在業務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