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ieldset id='vr39u'></fieldset>
    2. <tr id='vr39u'><strong id='vr39u'></strong><small id='vr39u'></small><button id='vr39u'></button><li id='vr39u'><noscript id='vr39u'><big id='vr39u'></big><dt id='vr39u'></dt></noscript></li></tr><ol id='vr39u'><table id='vr39u'><blockquote id='vr39u'><tbody id='vr39u'></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vr39u'></u><kbd id='vr39u'><kbd id='vr39u'></kbd></kbd>
    3. <i id='vr39u'></i>
      <span id='vr39u'></span>
    4. <dl id='vr39u'></dl>
      <ins id='vr39u'></ins>

        1. <i id='vr39u'><div id='vr39u'><ins id='vr39u'></ins></div></i>

          <code id='vr39u'><strong id='vr39u'></strong></code>

          <acronym id='vr39u'><em id='vr39u'></em><td id='vr39u'><div id='vr39u'></div></td></acronym><address id='vr39u'><big id='vr39u'><big id='vr39u'></big><legend id='vr39u'></legend></big></address>

          誰偷走瞭愛情

          • 时间:
          • 浏览:4

            《誰動瞭我的奶酪》——據說,這一則西方寓言式小品文譯成中文並印成小冊子後,發行不錯。
            兩隻小老鼠頭腦中的"奶酪",不過比喻人生發達的機會。
            由它,我常作如是之想——可誰偷走瞭我們的愛情呢?
            我的思緒跨越時空,飛翔到新疆那遙遠的地方,聯想到一名志願兵和他的妻子,以及他們的愛情。
            那兵已經入伍幾年瞭,看上去三十幾歲的樣子。一張略顯瘦的國字臉堅毅而沉靜,使人覺得他是一名容易靦腆的兵。
            兵的工作是鏟路。
            一條幾千千米長的沙土路,貫通戈壁。一年四季,在那兵的視野裡,沒有花,沒有樹,甚至也見不到一棵綠草。
            那路大約是一條軍路。除瞭軍車,很少有其他車輛過往。
            兵的工作,是開一輛前有巨鏟後有巨碾的車,一天數遍鏟那一條幾千千米長的路,以使之平坦,沒有陷車的路段。他那車的後面還拖瞭一節有小窗的車廂。天黑瞭,不管他的車開到哪兒,他就在那車廂裡睡。那一節有小窗的車廂是那一名兵的"傢".那兵連同他的車,仿佛被電腦數碼鎖定在那一條路上瞭。他下瞭他的車,也沒更好的地方去。他一年四季大多數的日子,不得不在那一條路上、在他的車上度過吧?包括是年的日子,是節的日子。孤寂的一個人,在那條幾千千米的路上,在他的鏟路車上……
            他已經屬於那一條路七八年瞭。
            那一天,一輛軍用吉普超過瞭他的車。吉普停住,下來一名軍官,向車上的兵大聲說:"×××,你媳婦探望你來瞭!"
            兵立刻跳下瞭他的車,於是一個懷抱男孩臂挽包袱、年紀輕輕的小女子出現在兵的面前。她自然是談不上漂亮的,卻也算得上是個眉目清秀的人兒,一臉的淳樸和賢惠。
            兵說:"你來瞭!"樂得合不攏嘴。我想,倘無攝影機拍他們,他肯定會一下子摟住她和孩子沒夠地親她吧?
            而她隻輕輕"嗯"瞭一聲,忸怩地抿唇微笑。
            顯然,那是他們盼瞭多少個日日夜夜終於盼到的幸福時刻。
            軍官放下些飲料、糧油和蔬菜,駕駛吉普轉眼遠去。
            當兵和妻子和孩子坐在他的車裡後,兵驕傲地對兒子說:"兒子,爸爸可想死你瞭!咱們也有車,更大更寬敞,而且有空調!坐爸爸的車,開心嗎?"
            兒子說:"開心!" <>
            而兵的妻,則目不轉睛地,那般深情地端詳著她的兵丈夫……
            兩年前,她千裡迢迢投奔兵,做瞭兵的妻子。是一輛軍車沿著那一條漫長的路追上瞭兵的車,將她送到瞭兵的面前。和她此次來探望兵的情形一樣,沒有熱鬧的婚禮,沒有任何儀式。
            兵的車就是他們的"證婚人",那一節有小窗的後車廂就是他們的"洞房",而那一個夜晚,就是他們的"洞房花燭夜".也不知那一個夜晚的夜空是怎樣的,我想,天穹一定顯得很高很高,一定有滿天的星鬥;月亮一定又大又圓。 <>
            她陪伴瞭他十幾天,就被另一輛軍車接走瞭。 <>
            而七八百個日日夜夜以後,兵才又見到他的愛妻,同時第一次見到瞭自己的兒子……
            我並不崇尚艱苦,更不荒謬的認為,夫妻長期分離反而更滋潤人性。我聯想到他們,僅僅是因為,由那兵我常常思考——若說他的工作也是他的"奶酪"的話,那麼他顯然是不必警惕的。哪裡會有誰在意他的人生的一份"奶酪"呢?他不必防著,他的心思,當會更多的牽掛他的嬌妻愛子身上吧?而牽掛是守望啊!值得守望的愛,那一定是金不換的愛,更是"奶酪"不換的愛。而對於人,愛如果進水瞭,所獲"奶酪"再大又有何益?
            我要說的是——人啊,讓"奶酪"哲學見鬼去吧!那純粹是商業的哲學而並非什麼人生的好哲學。
            有一塊已屬於自己的奶酪,值得為之安心;最主要的,加上一份值得守望且安心的愛,便是不錯的人生。
            愛在最尋常的人生中,往往有最不尋常的詩意。愛沾上瞭一股子太重的"奶酪"味兒,和好衣服上沾上樟腦味兒一樣,其實是晦氣之事…… <>